天人合一  •  呼伦贝尔

      著名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绿波千里,一望无垠,微风过,羊群如流云飞絮,点缀其间,草原风光极为绮丽,令人心旷神怡。呼伦贝尔地域辽阔,风光绚丽。草原上,水草丰茂,河流从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

      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呼伦贝尔草原富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中国北方诸多游牧民族,因此被誉为“中国北方游牧民族成长的摇篮”。阅读全文...

旅游地图  •  呼伦贝尔

      呼伦贝尔旅游地图手绘版,标注了呼伦贝尔境内的主要旅游交通,您可以保存在您的手机或者移动终端中随时观看。这份地图每年更新一次,力求以最简洁的方式说明呼伦贝尔旅游交通,让您一目了然。

      实线部分表示柏油路面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住宿、餐饮、加油都有保障;虚线的部分道路状况相对较差,如遇雨天可能遭遇问题,出行前务必做好计划和必要准备。我公司提供呼伦贝尔全境自驾车紧急救援,您可以与我们保持沟通。阅读全文...

成吉思汗的国基

        当金国统治北方草原的时候,以成吉思汗为首的蒙古部继承各游牧部族长期分化和融合的历史,把各个部族融成了一个民族—蒙古族。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这个创举结束了一个旧时代,开辟了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史上的一个新纪元。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作为游牧民族摇篮的呼伦贝尔大地又谱写出了波澜壮阔的历史新篇章。

        据中外文献记载:蒙古民族的发祥地就是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额尔古纳河东岸的山林地带。《旧唐书》称之为“蒙兀室韦”,他们是蒙古族的先民。“室韦”即蒙古语“森林”之意。蒙兀室韦在大兴安岭东北部的森林里从事狩猎生产。大约在八世纪中叶,为了适应由狩猎经济转向畜牧业经济的需要,成吉思汗的祖先乞颜·孛儿只斤氏族的首领孛儿帖赤那便带着自己的部落南迁到以腾汲思海(呼伦湖)为中心的呼伦贝尔草原,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又继续西迁,进入了蒙古高原的斡难河、土拉河、克鲁伦河发源地肯特山区,同生活在那里的突厥语族的各部落不断融合,加速了那里的蒙古化过程,为后来成吉思汗的兴起和统一蒙古草原奠定了重要基础。此次迁移,还留下了“熔铁出山”的传说。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儿和海拉尔区谢尔塔拉室韦墓葬,就是当年西迁肯特山区的蒙兀室韦部的遗存。呼伦贝尔的森林和草原、是孕育蒙古民族诞生的温床,是哺育其长大的摇篮,是促使其发展壮大的母亲。

        蒙兀室韦部在肯特山区经过三百余年与当地居民的融合,完成了由狩猎业转向畜牧业的历史进程。



        公元十二至十三世纪,蒙古草原处在宋、辽、金、西夏和维吾尔政权及中亚细亚封建国家的包围之中,开始由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蒙古草原上的众多部落,基本分为两群,即草原游牧部落和森林狩猎部落。游牧部落分布在蒙古草原,从事游牧,兼事狩猎;狩猎部落分布在贝加尔湖一带山林地区,史籍称之为“林中百姓”,主要从事狩猎生产,兼事畜牧。
当时蒙古语系诸部落分布在东自呼伦贝尔,西至阿尔泰山,北抵贝加尔湖、叶尼塞河及额尔齐斯河,南至阴山一带广阔的地域。八世纪中叶从额尔古纳河流域迁到肯特山一带的蒙古诸部落市一个大的集团,乞颜·孛儿只斤部最为强大;在蒙古草原的土拉河流域有克烈集团;色楞格河下游有蔑儿乞惕集团;在这两个集团的西方是阿尔泰山一带的乃蛮集团,汪古集团在今阴山一带;巴尔虎及布里亚特集团在贝加尔湖地区。

        当时,蒙古草原上各集团和部落之间经常互相攻击,进行复仇和掠夺战争。统治华北和东北地区的金国,先是对蒙古地区采取分化瓦解挑拨离间的政策,使之互相残杀,坐收渔利。后来当蒙古诸部落逐渐强大起来,至金世宗时,便采取了一种灭绝人种的政策,谓之“灭丁”。每三年进行一次专门剿杀超过车轮高的男人,掳走妇女和儿童,转卖为奴隶,并经常放火烧荒,破坏草场,蒙古草原处于一片战火之中。当时呼伦贝尔各部落受“灭丁”之难最为深重,金国多次派大军到呼伦湖和伊敏河等地进行剿杀。蒙古草原上的牧人们渴望和平与安定,期望产生一个中心力量来领导蒙古草原走向统一。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伟大的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当时蒙古草原的时势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人物—成吉思汗,由他挑起了领导草原诸部实现安定与和平的重担,开创了一代天骄统一蒙古草原的伟大事业。

        成吉思汗的祖先在同辽、金和塔塔尔等部落不停地征战中度过漫长的血与火的战争岁月,至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巴特尔时,他从古老的孛儿只斤氏族中分离出来,组成了新的孛儿只斤氏族,势力逐步扩大,成为蒙古草原上著名的贵族。他与强大的克烈部结好,用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并经常进行对邻部,特别是对世仇塔塔尔部的战争。
有一天,也速该巴特尔在斡难河河畔放鹰狩猎时,见一男人骑马,一漂亮女人坐车沿河而来,便找来兄弟帮助将那男人赶走,强抢这个女人为妻。这个女人,就是来自呼伦贝尔的诃额伦。1162年秋,当也速该巴特尔与塔塔尔人征战时,诃额伦在家生下一个男孩。正值也速该巴特尔生俘塔塔尔人头领铁木真,为了纪念长子的降生和对塔塔尔人作战的胜利,他给长子起名为“铁木真”,这个婴儿,就是四十多年后尊号“成吉思汗”的铁木真。

        1170年,铁木真九岁时,按当地草原习俗,由父亲带他去远在呼伦贝尔草原母亲所在的翁吉剌部定亲。在那里父子俩见到了德·薛禅和比铁木真大一岁的孛儿帖,经双方同意,遂定下了婚事,并按习俗留铁木真住下。也速该巴特尔在返回途中遭受世仇塔塔尔人的毒害身亡,随即铁木真被召回家中,开始了颠沛流离和被追杀的岁月。
也速该去世后,氏族内部出现了众叛亲离的局面。铁木真的母亲领着十口之家奔波于斡难河上下,采集野果、野菜和捕猎小动物生活。铁木真兄弟一天天长大。当年抛弃他们母子远去的泰赤乌部首领怕铁木真长大复仇,便来捕杀15岁的铁木真,抓到铁木真后戴上了木枷,准备以他的人头祭天。铁木真用木枷打昏看管他的人,在锁儿汗失剌的帮助下逃跑了。回到家后,仅有的八匹马又被掳走,在13岁的朋友孛斡尔出的帮助下费尽周折追回了八匹马。1178年,17岁的铁木真已长成彪形大汉。他在弟弟别勒古台的陪同下去呼伦贝尔翁吉剌部迎娶孛儿帖。在草原上举行盛大的婚礼后,铁木真带新婚妻子回到家中。

        听说铁木真从东方的呼伦贝尔娶回了美貌的妻子,当年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抢走新婚妻子诃额伦的蔑儿乞部人自恃强大,决定进行报复。蔑儿乞人数百骑兵远驰而来,弱势的铁木真一家慌忙骑马奔向肯特山,孛儿帖没有马骑,坐牛车逃跑,被蔑儿乞人劫去。

        孛儿帖被突然劫走,铁木真心急如火。但以自己力量还救不回孛儿帖,他只有求助安答札木合和义父脱里王汗。他们答应帮助铁木真,出兵四万击败蔑儿乞人救回了孛儿帖。

        铁木真与札木合曾三次结为安答,夺回孛儿帖后他们一起驻牧。后来札木合看到铁木真势力渐强,便离开他单独驻牧。

        1189年,蒙古乞颜氏贵族推举铁木真为汗,成为这个部落的最高首领。札木合听说后非常气愤,便借其弟绐察儿因抢铁木真属下的马群被杀之机,纠合三万骑分成十三翼攻打铁木真。铁木真也将其属下一万三千骑组成十三翼迎战。结果由于力量悬殊铁木真被打败。但因札木合在呼伦贝尔西南方的答阑巴勒主惕草原虐杀俘虏引起不满,许多部落的人投向铁木真,其势力反而壮大。铁木真在此役中能与札木合抗衡,说明他的军事才能已开始成熟,这是铁木真统一蒙古诸部的开端之战。

        1199—1200年,铁木真联合义父脱里王汗先后战败了主儿乞部、蔑儿乞部、乃蛮部、泰赤乌部。连续获胜的征战引起了居住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翁吉剌、塔塔尔、朵儿边、合答斤、山只昆部首领的警惕。看到铁木真马上就要夺取呼伦贝尔草原了,他们五部结成联盟,从呼伦、贝尔湖及额尔古纳河、海拉尔河等地齐聚海拉尔河下游的阿雷泉旁(今陈巴尔虎旗西部),誓师西进攻打铁木真。铁木真的岳父翁吉剌部德·薛禅急忙暗中派人驰报铁木真。铁木真决定主动反击,于是他联合义父脱里王汗,沿克鲁伦河日夜兼程东进。双方军队在贝尔湖东北部(今新巴尔虎左旗)相遇,一场恶战,五部联军大败而逃。战后,铁木真便在贝尔湖畔驻牧下来。到了冬天,塔塔尔、蔑儿乞、泰赤乌部又联合起来进攻铁木真汗,在贝尔湖南部的纳墨尔根河附近的答阑巴勒主惕草原摆开战场,经过激战,铁木真汗击溃了塔塔尔三部联军,大获全胜。



        札木合见铁木真与脱里王汗的联军连连获胜,对他称霸草原的野心构成极大威胁。1201年,札木合纠集合答斤、山只昆、塔塔尔等十二部在额尔古纳河、根河、得尔布尔河的汇流处附近乌兰额儿吉举行会盟。札木合被拥立为“古尔=儿汗”,企图对铁木真汗突然袭击,一举歼灭,此事立即被札木合联军中的抄吾儿驰报铁木真汗。

        铁木真汗当时正在克鲁伦河下游(今新巴尔虎右旗)一带驻军,听到报告后立即整军东进,在今陈巴尔虎旗东北部海拉尔河的支流特尼河附近与札木合联军相遇。一场恶战,札木合联军溃散。此战是铁木真与札木合第二次大规模交锋,与十年前十三翼大战不同,铁木真已是主动出击,并连战连胜,已获得战场上的主动权。

        1202年,以札木合为首的联军不顾两度失败,他们聚集起来,向铁木真汗发动了最后一次战役。札木合联军里的豁里歹将此情密报铁木真。铁木真会和脱里王汗,沿克鲁伦河东进,双方大战于今新巴尔虎右旗辉腾草原的阔亦田。激战之时下起鹅毛大雪,札木合联军不支败退,铁木真和脱里王汗大军穷追不舍。札木合无力应战,率部投降了脱里王汗。铁木真杀泰赤乌部首领,收降了他们的百姓。

        阔亦田之战是铁木真联合脱里王汗与札木合联军的第三次大战,也是铁木真同札木合争夺蒙古部最高权力的最后一战。铁木真成为蒙古各部共同的惟一首领。

        1201年特尼河大战后,战败的塔塔尔部撤回到贝尔湖一带,以图寻机与铁木真汗继续作对。铁木真汗在蒙古东部地区作战连续取得胜利后,决定乘胜追击,彻底铲除贝尔湖畔仍有相当势力的塔塔尔部。

        1202年秋,铁木真单独出兵攻打塔塔尔部,双方在贝尔湖一带激烈拼杀,终将塔塔尔人战败,塔塔尔部彻底覆亡。铁木真报了几代蒙古人的世仇,并在此战中得后妃也遂和也速干。

        铁木真汗统一蒙古诸部后,脱里王汗深感不安,克烈部与蒙古部的矛盾与日俱增,双方关系开始破裂。1203年春,脱里王汗同其子桑昆密谋偷袭铁木真。牧民巴歹和乞失里黑乘夜飞马密报了铁木真。铁木真立即就近召集队伍,抛弃辎重,轻装上马。

        在哈真沙坨(哈拉哈河上源努木尔根河以南),脱里王汗两万余人的大军包围了总数不过数千人的铁木真。铁木真军大败,他的身边仅剩十九个人,匆忙向呼伦贝尔草原撤退。首先到达贝尔湖南,然后顺哈拉哈河北上,一路聚拢溃散的部队,到哈拉哈河中游时已有二千六百人。他们一路靠打猎作为食粮,在贝尔湖东北(今新巴尔虎左旗境)修养士马,并遣使谴责脱里王汗。7月,铁木真移驻于呼伦湖,养精蓄锐。



        在呼伦湖畔,铁木真失散的队伍不断聚拢,这里丰美的水草使战马膘肥体壮,同时军队恢复了元气,誓与脱里王汗决一死战。铁木真先派人前去侦查,见脱里王汗正在搭起金帐设宴,对铁木真毫无防备,铁木真随即率军偷袭王汗大帐。克烈部被击溃,部众被俘。脱里王汗逃跑途中被乃蛮人杀死,其子桑昆被马夫所杀,克烈部彻底灭亡。

        克烈部灭亡后,铁木真汗管辖的蒙古部占据了蒙古草原的东部和中西部地区。一向以文明程度高而蔑视其他部族的今新疆阿尔泰山一带的乃蛮部认为蒙古部占据的地盘应该归他们所有,便决定发兵征讨铁木真。铁木真听到消息,便把队伍移驻哈拉哈河右岸的斡儿纳兀(今新巴尔虎左旗罕达盖一带)。再次对军队进行了整编,初创了千户制和护卫军制度,并着手备战。整军之后,他的战将得到了不同的官职,使他们更忠诚、更勇猛的去效力于铁木真。1204年4月16日,铁木真在呼伦湖西岸的克鲁伦河下游(今新巴尔虎右旗境)举行祭旗出征仪式。一声令下,以者别、忽必来为先锋军,沿克鲁伦河西行出征。双方通过激战,乃蛮部的塔阳汗被生擒,铁木真大军追击乃蛮残部一直到阿尔泰山前,收降了乃蛮部的全部百姓和追随乃蛮部的扎答兰、朵儿边、合答斤等部落的残部。札木合也在此战后被属下活捉交予铁木真,铁木真按札木合的意愿装入袋中绞死,以礼厚葬。

        继1204年铁木真消灭了乃蛮部后,又发兵消灭了鄂嫩河流域的蔑儿乞部,整个蒙古草原上的各部族都被铁木真征服了。1206年12月15日,全蒙古草原上的各部落、部族的首领在斡难河源头举行了隆重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库里台”大会,会场树立九脚白旄纛,人山人海。建立了大蒙古国,铁木真汗尊号为“成吉思汗”,在杭爱山下建立首都,称“哈拉和林”。从此,形成了一个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特点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民族共同体—蒙古族。

点击查看更多呼伦贝尔旅游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