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  呼伦贝尔

      著名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绿波千里,一望无垠,微风过,羊群如流云飞絮,点缀其间,草原风光极为绮丽,令人心旷神怡。呼伦贝尔地域辽阔,风光绚丽。草原上,水草丰茂,河流从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

      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呼伦贝尔草原富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中国北方诸多游牧民族,因此被誉为“中国北方游牧民族成长的摇篮”。阅读全文...

旅游地图  •  呼伦贝尔

      呼伦贝尔旅游地图手绘版,标注了呼伦贝尔境内的主要旅游交通,您可以保存在您的手机或者移动终端中随时观看。这份地图每年更新一次,力求以最简洁的方式说明呼伦贝尔旅游交通,让您一目了然。

      实线部分表示柏油路面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住宿、餐饮、加油都有保障;虚线的部分道路状况相对较差,如遇雨天可能遭遇问题,出行前务必做好计划和必要准备。我公司提供呼伦贝尔全境自驾车紧急救援,您可以与我们保持沟通。阅读全文...

成吉思汗与呼伦贝尔

 成吉思汗与呼伦贝尔
 
         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年5月31日——1227年8月25日)是震撼世界的历史名人。正如我国学者讲的那样,在中国众多的帝王中,大概只有成吉思汗是最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人物。因此,对整个世界来说,他死后的影响远比他生前更大。成吉思汗这位蒙古族巨人已经超越历史时空,冲破民族和国家的界限,成为世界性热门话题,美国最有影响的媒体《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分别评成吉思汗为“千年风云第一人”、“千年伟人”。在我国,与成吉思汗之名相关的建筑、著作、影视作品、雕塑等层出不穷,不计其数。在呼伦贝尔,就有成吉思汗广场、成吉思汗文化旅游节、成吉思汗论坛等。七八百年过去了,为什么至今世界上还是这样强烈地关注成吉思汗,各家当有各自的原因,而作为呼伦贝尔出现的成吉思汗现象,则是因为成吉思汗与呼伦贝尔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和千丝万缕的联系。

成吉思汗的远祖是呼伦贝尔的居民
 
       据中外史籍《蒙古秘史》《史籍》《多桑蒙古史》《黄金史纲》《旧唐书》记载,呼伦贝尔是蒙古族的发源地。成吉思汗一族的蒙古人的远祖乞颜及其他蒙古人的远祖捏古思,在远古时代就已迁到今呼伦贝尔的额尔古纳河南岸的森林中居住,以狩猎为生。成吉思汗的先祖在呼伦贝尔度过漫长的岁月,呼伦贝尔丰饶的动植物资源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使他们得以不断发展壮大,人丁猛增。他们需要一个比狩猎经济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大约在八世纪中叶,为了适应由狩猎经济转向畜牧业经济的需要,成吉思汗的祖先乞颜·孛儿只斤氏族的首领孛儿帖赤那便带着自己的部落南迁到以腾汲思海(呼伦湖)为中心的呼伦贝尔草原,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又继续西迁,进入了蒙古高原的斡难河、土拉河、克鲁伦河发源地肯特山区,同生活在那里的突厥语族的各部落不断融合,加速了那里的蒙古化过程,为后来成吉思汗的兴起和统一蒙古草原奠定了重要基础。




成吉思汗建国基地
 
        蒙兀室韦部在肯特山区经过300余年与当地居民的融合,完成了由狩猎业转向畜牧业的历史进程。

        公元12~13世纪,蒙古草原处在宋、辽、金、西夏和维吾尔及中亚细亚封建国家的包围之中,开始由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蒙古草原上的众多部落,基本分为两群,即草原游牧部落和森林狩猎部落。游牧部落分布在蒙古草原从事游牧,兼事狩猎;狩猎部落分布在贝加尔湖一带山林地区,史籍称之为“林木中百姓”,主要从事狩猎生产,兼事畜牧。

        当时,蒙古草原上各集团和部落之间常互相攻击,进行复仇和掠夺战争。当时,统治华北和东北地区的金国,先是对蒙古地区采取分化瓦解挑拨离间的政策,使之互相残杀,坐收渔利。后来当蒙古诸部落逐渐强大起来,至金世宗时,便采取了一种灭绝人种的政策,谓之“灭丁”。每三年进行一次专门剿杀超过车轮高的男人,掳走妇女和儿童,转卖为奴隶。并经常放火烧荒,破坏草场,蒙古草原处于一片战火之中。当时,呼伦贝尔各部落受“灭丁”之难最为深重,金国多次派大军到呼伦湖和伊敏河等地进行剿杀。蒙古草原上的牧人们渴望和平与安定,期望产生一个中心力量来领导蒙古草原走向统一。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伟大的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当时蒙古草原的时势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人物—成吉思汗,由他挑起了领导草原诸部实现安定与和平的重担,开创了一带天骄统一蒙古草原的伟大事业。

       历史将成吉思汗推上了时代的舞台,他承担了这个历史重任。在度过了少年时代被追杀、颠沛流离的苦难生活后,他的部族不断成长壮大起来,成为蒙古草原上一大重要的政治力量,他和他的部落以金戈铁马、战火硝烟的形式,不断进行统一蒙古草原的战争。

       在这些战争中,1200年,贝尔湖畔的塔塔尔等五部激战、1201年的特尼河大战、1202年的阔亦田大战、1202年灭塔塔尔之战等。1202年,铁木真占领呼伦贝尔草原后,便把这里作为他的武库、粮仓、练兵场。每当年岁荒歉或军事不利,他便率部来呼伦贝尔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以图再战。使之成为其后铁木真同克烈部、乃蛮部作战的后方基地。几次重要的战役都是在呼伦贝尔境内进行的,这在《蒙古秘史》《史籍》《元史》等中外史籍中都有记载。当他在1203年合兰真沙陀之战被克烈部王汗战败仅剩19人时退回呼伦贝尔,在贝尔湖、呼伦湖畔修养士马,养精蓄锐。后来又在新左旗的罕达盖地区整军建制、增强了战斗力,1203年从呼伦湖畔出兵灭了克烈部王汗,1204年又在呼伦湖畔祭旗出征,消灭了最后的政敌乃蛮部。




成吉思汗的母亲和夫人及后妃是呼伦贝尔人
 
       诃额伦和孛儿帖及也遂、也速干这四位生长在呼伦贝尔草原的伟大女性,她们不但貌美气质佳,而且都有着卓越超群的政治才干和头脑,在成吉思汗的成长和统一蒙古草原的伟大事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被称为“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巾帼英雄诃额伦
 
       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伦,这位蒙古族历史上出类拔萃的巾帼英雄,就是从呼伦贝尔草原走出的伟大女性。
  
        诃额伦是弘吉剌部斡勒忽纳兀惕氏族人,她家的牧地在额尔古纳河和海拉尔河之间。这是块呼伦贝尔草原上最好的草场,河流湖泊泉水密布,牧草茂盛。这里的女人貌美善良,男人彪悍健壮。草原上流传着这里是“美女的故乡”,很多外氏族的男人都慕名不远千里来此娶妻。诃额伦到了出嫁的年龄,被远在数千里外的色楞格河流域的蔑儿乞部的也客赤列都娶为正妻。当他们完婚回家乡行至斡难河时,被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巴特尔抢去为妻。1162年秋生下了成吉思汗。1170年成吉思汗九岁时由父亲带着回呼伦贝尔定亲,在翁吉剌部与德·薛禅之女孛儿帖订婚,其父也速该在返回途中被塔塔尔人用毒酒暗害。从此家境破落,原来属下皆离她家而去。她领着七个幼小的孩子靠采集野果、挖野菜、钓鱼、捕猎等维持生活,过着缺衣少食、被追杀的日子。1189年,政敌札木合率13翼人马共3万骑进攻铁木真,铁木真组织起13翼1.3万骑反击。诃额伦夫人骑马上阵,率其所部为第一翼,冲在最前面,与札木合军进行激烈厮杀。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称全蒙古大汗后,只要做错了事,诃额伦都及时指出他的错误,摆事实、讲道理教育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远征时,她留守老营,管理家政,使成吉思汗免去后顾之忧。诃额伦以远大的政治抱负、聪慧天资和貌美气质俱佳的特质,使她养育出了成吉思汗这样的民族英雄,辅佐成吉思汗完成了统一蒙古草原的伟业。


女中豪杰孛儿帖
 
       成吉思汗的夫人孛儿帖,1161年出生于驻牧在额尔古纳河和海拉尔河之间的翁吉剌部孛思忽儿氏族,她的父亲是贵族德·薛禅。1170年,成吉思汗九岁时来此与孛儿帖定亲。1178年,成吉思汗17岁来呼伦贝尔同孛儿帖完婚并带回家中。1179年初夏,孛儿帖被蔑儿乞惕人抢走做了妻子,1180年,成吉思汗在脱里王汗和札木合的帮助下救回孛儿帖。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的大业中,孛儿帖竭尽全力帮助他。1181年初夏,孛儿帖看出了在一起驻牧的札木合对铁木真已有二心,便劝丈夫离开札木合。1206年蒙古汗国建立后,巫师阔阔出及兄弟七人气焰嚣张,把成吉思汗的弟弟合撒尔抓起吊打,并逼迫成吉思汗的弟弟帖木格下跪悔过。孛儿帖知道后立即向成吉思汗哭诉阔阔出等人的罪行及铲除的必要性,使成吉思汗下决心铲除了这伙敌对势力。在对待成吉思汗选择也遂和也速干为妃的问题上,孛儿帖也表现的非常大度和宽容,使成吉思汗在征战中有也遂和也速干相陪。孛儿帖在后方主持成吉思汗第一斡耳朵(今乌兰巴托东南克鲁伦河畔的行宫),把家政管理的井井有条。孛儿帖共生四子五女,她不仅抚养教育九个儿女,对婆婆诃额伦照顾的也是无微不至。她的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都是著名的战将。成吉思汗病逝后,三子窝阔台继承了汗位,四子托雷的儿子忽必烈建立了元朝。

       孛儿帖逝于成吉思汗之后,至元年(1266)追谥光献皇后,至大二年(1309)加谥光献翼胜皇后。


美丽聪慧的也遂、也速干
 
       成吉思汗的三妃、四妃也遂、也速干是姐妹,生活在呼伦湖、贝尔湖一带,是成吉思汗的世仇塔塔尔部首领也客扯连的女儿。1202年,成吉思汗战败塔塔尔后纳她们为妃。

       也速干性情温柔,年轻貌美,很受成吉思汗的宠爱。但她并不以此满足和开心,而是向成吉思汗举荐了自己的姐姐也遂,说她比自己更漂亮、更优秀。因在战乱中也遂不知了去向,如果成吉思汗找到她,也速干自己就让位给姐姐也遂。成吉思汗找到也遂后,果真与也速干所说的一样漂亮,便纳也遂为妃,座位也速干之前。此举使成吉思汗更加感到也速干淳朴厚道和心地善良。

       当战败塔塔尔部之后,成吉思汗召集亲族开会,商议如何处置塔塔尔人。大家一致认为:塔塔尔是我们的世仇,以前,杀害了我们的祖先和父辈,我们要位祖先和父辈报仇雪恨,把凡比车轮高的人全部杀光,剩下的分给各家做奴隶。当时也遂、也速干也出席了会议,听到了上面的决定。散会后,也速干碰到了父亲也客扯连,他打听会议情况,也速干出于对成吉思汗的忠诚,没有透露一点消息。也客扯连又问到了成吉思汗的庶弟别勒古台,他告诉说,会议议定要把比车轮高的塔塔尔人全部杀光。塔塔尔人立即做了准备,给成吉思汗的军队造成很大的损失。成吉思汗疑是也遂和也速干走露了消息,将她们捆绑起来问罪。后来别勒古台承认是他走露了消息,她们才免遭于难,松绑时,也遂表示愿与同族人一起死,不愿苟活,表现了一种女中豪杰的英雄气概。同时,向成吉思汗力陈不能杀害塔塔尔百姓的原因。她的有力劝谏,使成吉思汗改变了主意,不少塔塔尔人免于一死。从此,姐妹俩常年伴随成吉思汗东征西战,无微不至地关心和照顾成吉思汗的生活起居,使他身心愉悦地率领大军完成统一蒙古草原的伟大事业。

        1219年暮春成吉思汗发兵西征前夕,也遂向年近花甲的成吉思汗奏请早立继承人。她说:“……一旦您柱石般的身躯突然倾倒,您的似雀群般的百姓交给谁呢?在您所生的四个杰出的儿子中,您托付给谁呢?这事该让诸子、诸弟、众多百姓、后妃们知道。”成吉思汗采纳了这个建议,经与诸子商议后,选定窝阔台为继承人。

        1226年初春,成吉思汗亲率大军出征西夏,也遂陪同出征。途中围猎野马时,成吉思汗因所骑马受惊,坠下马来,伤势很重。也遂发现成吉思汗夜里睡在床上体温很高,第二天早上立即召集诸皇子、诸将、近臣开会商议,诸将主张暂先班师,待成吉思汗身体好了再出征,这个意见没有被成吉思汗采纳。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也遂对成吉思汗的爱护、关心及处理事情的果断迅捷。也遂由于美貌有智慧,对成吉思汗忠诚、倍加关心爱护,深受成吉思汗宠爱,因此成为三皇后,主持成吉思汗的第三斡耳朵。也速干成为四皇后,主持成吉思汗的第四斡耳朵,生有一子,名扎兀儿,早年夭折。

 
贤者德·薛禅
 
       成吉思汗的岳父德·薛禅是翁吉剌部孛思忽儿氏族的贵族,驻牧在额尔古纳河和海拉尔河之间。德·薛禅蒙古语意为“贤者”。他为人宽厚,仁慈善良。翁吉剌部一向不与其他部落争夺牧场和牲畜,不进行战争。因为这个部落的女人都特别美貌,出落的如出水芙蓉,故被称为“出美女的部落”。加之当时草原上实行族外婚制,所以四面八方的男人都来翁吉剌部索女定亲娶妻。

       1170年,成吉思汗9岁时,在父亲也速该巴特尔的带领下,到呼伦贝尔的翁吉剌部索女定亲。德·薛禅将女儿孛儿帖许配给成吉思汗,并留他在家中住了下来,也速该巴特尔返乡途中遇塔塔尔人毒害后,成吉思汗被接回家。

       1178年,17岁的成吉思汗来到呼伦贝尔的翁吉剌部与孛儿帖成婚,德·薛禅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并与妻子亲自送他们返回克鲁伦河中游一带的营地。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的战争中,德·薛禅大力支持成吉思汗,并在翁吉剌部诸分部中最先归附了他,壮大了成吉思汗的力量。1206年,蒙古建国后,成吉思汗将全体翁吉剌部人分成四千户,归德·薛禅家族统治,封德·薛禅之子按陈、孙赤古等为千户长。翁吉剌部紧随成吉思汗频繁出征,参加了征伐金、西夏等历次战争,并逐步扩充为万户。1214年,成吉思汗分封新得自金朝的漠南地区,将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及其西北、东北地区赐给德·薛禅子女,从此,翁吉剌部从呼伦贝尔迁到了漠南。

       元太宗九年(1237),窝阔台有旨:“翁吉剌氏生女世以为后,生男世尚公主…世世不绝”。此后,宪宗蒙哥、世祖忽必烈、成宗铁穆尔、武宗海山、仁宗爱育黎拔力巴达、泰定帝也孙铁木尔、文宗图帖睦尔等帝王的皇后和后妃皆为翁吉剌部女子。而翁吉剌部的子孙则皆娶成吉思汗皇族的公主为妻,共有十几位公主嫁给了翁吉剌部子孙。



 
大司法官失吉·忽秃忽
 
       失吉·忽秃忽1192年生于呼伦贝尔草原,是成吉思汗四个义弟之一。他是居住在呼伦贝尔草原贝尔湖和呼伦湖之间连接两湖的乌尔逊河地区的塔塔尔部人。1196年,该部受到金国右丞相完颜襄率师攻打,被击溃的塔塔尔部逃向斡里札河,在塔塔尔人的营地上拾得一个被遗弃的小男孩,他戴着金圈、金环,穿着貂皮里子、金花丝缎子的兜肚。铁木真汗把这个男孩带回去,作为礼物送给了诃额伦母亲。诃额伦母亲说:“这是好人家的儿子,是出身好的人家的子孙吧!”遂让他做了五个儿子的弟弟,做了第六个儿子,取名为失吉·忽秃忽,收养了他。依据失吉·忽秃忽的穿戴,他似为塔塔尔人首领的孩子。

        失吉·忽秃忽天生聪明,思维敏捷,能言善辩,为人忠厚,心地善良。在母亲诃额伦的呵护和教育下,成为了铁木真的耳目和忠诚战友,为铁木真汗成就统一蒙古草原大业立了很大功劳。成吉思汗在建立大蒙古国后,失吉·忽秃忽被封为第十六功臣,并任命他为大断事官。大断事官,蒙古语称之为“也可·扎鲁忽赤”。其职务是蒙古汗国的最高行政长官,相当于中原王朝的丞相,其主要职责有:一是审断各种案件,掌握司法大权;二是掌管户籍、赋税,主持清查户口、分派领民及征派赋税。他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可以自己立法、自己执法,他的判决类似于当今最高法院的判例。成吉思汗在赐封的时候说:“你不是我的六弟吗?给义弟你,和亲弟弟一样分给你一份份子。又为纪念你的功劳,封你九次犯罪不罚!”成吉思汗又降旨说:“蒙长生天的佑护,绥服万国时,你就当我的眼睛和耳朵。从我们的母亲和兄弟、儿子们有毡帐的百姓中,有门板的百姓中分些属民给你,你所吩咐的话,谁也不许更改。”又封失吉·忽秃忽为全国最高断事官(审判官)说:“惩治盗贼和欺骗者,应处死的处死,应惩罚的惩罚!”又降旨说:“全国的分产、办案都把他记载在青册上!和我商量过,失吉·忽秃忽所办的案件记载在白纸青册上的,子子孙孙永远不得更改,有更改的就严办!”

       据《史集》记载,失吉·忽秃忽担任断事官时“他决狱公正,给过人犯很多帮助和恩惠;他在办案时坚决反对搞逼供,坚持重证据,重事实。他屡次反复说:‘不要因为恐惧而招认’,他对罪犯说:‘不要害怕,要讲实话!’他断案的方式方法的原则,奠定了判决的基础。”可见,失吉·忽秃忽对蒙古汗国司法制度建设曾作出过重大贡献。根据成吉思汗的旨意,失吉·忽秃忽审判案件时,从护卫军中派出几名宿卫士参加听审,这些宿卫士以大汗派出的代表身份参预司法。

       失吉·忽秃忽不但办案公正,而且忠心耿耿,十分廉洁。如1215年蒙古军入金中都后,他与汪古儿、阿尔孩合撒儿三人受命收缴金廷金库。金臣合答献金帛给他们三人,独有失吉·忽秃忽拒绝接受,并说:“这些都应该属于成吉思汗,我们不能擅自收取。”成吉思汗闻之,大加赞赏。

       失吉·忽秃忽不但是一位秉公执法的大断事官,而且还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成吉思汗的大法典《大札散》就是由他编辑而成的。有人推测,不朽的名著《蒙古秘史》也出自他的手笔。
失吉·忽秃忽活到了82岁的高龄。1234年灭金之后,窝阔台任命他为中州断事官,让他管理汉地行政事务。

       纵观失吉·忽秃忽的一生,这位从呼伦贝尔草原走出的一代英杰,为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诸部和大蒙古国的司法建设以及大蒙古国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首席大法官和公正廉洁的大丞相。

 
“射神”拙赤·合撒儿
 
        拙赤·合撒儿又称拙赤·哈萨尔,“合撒儿”蒙古语意为一种“猛犬”。他生于1164年,比成吉思汗小两岁。合撒儿从小食量过人,长得魁伟强壮,力大善射,被称为“射神”。

       他从小跟随成吉思汗度过苦难岁月,又一同征战草原完成统一蒙古高原诸部族大业,建立了丰功伟绩。

        合撒儿与呼伦贝尔关系密切,大蒙古国建立后,呼伦贝尔草原大部分地区是他的封地。合撒儿利用呼伦贝尔草原丰饶的资源,为成吉思汗灭金、征西夏和攻南宋以及远征欧洲诸国提供了一批又一批膘肥体壮的战马和无数英勇的骑士,呼伦贝尔草原成为成吉思汗稳固的大后方和战马、骑士的策源地。这个时期,是呼伦贝尔草原历史上政治最为稳定、经济最为发展的国泰民安阶段。

        合撒儿以其敦厚忠诚、谦恭无私、胸怀宽广、善解人意、英勇顽强而闻名于蒙古高原,在蒙古史上,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英雄。据呼伦贝尔草原上的老牧民传说,1214年,合撒儿随成吉思汗远征金国得胜回到蒙古高原,他回到了自己的封地——今额尔古纳河流域至呼伦湖以东地区,再未出征,1227年逝世。

        2009年,在呼伦贝尔市首府海拉尔区的伊敏河上,建成了雄伟壮观的呼伦贝尔地标性桥梁景观建筑——双索面独塔斜拉桥,为纪念这位蒙古史上的“神射英雄”,命名此桥为“哈萨尔大桥”。

        史学家包·赛吉拉夫对合撒儿的评价是:合撒儿是具有健壮的体魄,力大无比,射箭至圣,精通军事,言论流畅,忠诚于汗国,能够顾全大局,勇敢并能够学会文化,期望同最有力者结交,传奇色彩浓厚,英姿飒爽,具有启蒙思想的杰出人物,为蒙古民族的形成和大蒙古国的统一与巩固及中国大统一打下基础的杰出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


成吉思汗与呼伦贝尔部落的姻亲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和其后的生涯中,为加强与各部落、藩属国首领、贵族的政治关系,成吉思汗与其联姻,以巩固成吉思汗家族的统治。其中与呼伦贝尔的翁吉剌部和亦乞列思部联姻关系建立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联姻人数最多。尤其是翁吉剌部之女多为元朝皇后,在蒙元时期37个皇帝中,有18位皇后是翁吉剌部之女。他们是太祖成吉思汗、宪宗蒙哥、世祖忽必烈、成宗铁穆耳、武宗海山、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泰定帝也孙铁木儿、文宗图帖睦尔等37位皇帝。

一、成吉思汗家族与翁吉剌部贵族的联姻关系

        翁吉剌部最早在额尔古纳河与海拉尔河之间的草原上游牧,后逐渐迁移至呼伦湖、贝尔湖、哈拉哈河一带。1214年后,逐步南迁至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成吉思汗在9岁时由父亲也速该带领到翁吉剌部定亲,17岁时娶翁吉剌孛思忽儿部贵族德·薛禅之女孛儿帖为妻。在建国前成吉思汗兼并诸部时,德·薛禅支持成吉思汗,在翁吉剌诸分部中最先率所部归附。因此,1206年成吉思汗建国后,将全体翁吉剌人组成四千户,归德·薛禅家族统治,封德·薛禅之子按陈、孙赤古等为千户长,翁吉剌部参加征伐金、西夏等历次战争,并逐渐扩充为万户。1214年,成吉思汗分封新得自金朝的漠南地区,将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及其西北、东北地区赐给德·薛禅子孙,从此翁吉剌部迁到了漠南。

       元太宗九年(1237),有旨:“翁吉剌氏生女世以为后,生男世尚公主…世世不绝。”德·薛禅后裔相继娶成吉思汗皇族公主为妻。

二、成吉思汗家族与亦乞列思部贵族的联姻关系

       亦乞列思部居住在呼伦贝尔的额尔古纳河流域。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诸部时,亦乞列思部就成为他的属部,该部捏群及其子孛秃都立过战功。成吉思汗家族之女多嫁给亦乞列思部贵族。蒙元历代后妃也多出自亦乞列思部。

       12世纪80年代中期,铁木真离开札木合后,以其妹帖木仑嫁给住在也儿古纳河(今额尔古纳河)流域的亦乞列思部贵族孛秃,孛秃率领部属归附于铁木真。90年代初,札木合九级泰赤乌等十三部骑兵进攻铁木真,孛秃的父亲捏群当时在泰赤乌部军中,急忙派人将这一消息报告了铁木真,使铁木真得以及早组织十三翼军抵御札木合的进攻。1203年春,铁木真汗被王汗击败后不久,孛秃就率领部属来投附他。1204年,从征乃蛮。1206年大蒙古国建立后,成吉思汗将全体亦乞列思部人组成两个千户,归孛秃统领。1214年冬至1217年春,从木华黎征辽西,以功授封懿州(治今辽宁阜新东北),后改宁昌路(治今辽宁法库西)。1226-1227年,从成吉思汗攻西夏,病死。帖木仑死后,孛秃继娶了成吉思汗的长女火臣公主。从此,孛秃家族世代与成吉思汗皇族通婚。


 
成吉思汗得名于呼伦湖
 
        在公元十世纪以前,今呼伦湖的名称被称为“腾汲思”,突厥语“大海”之意。在《蒙古秘史》中第一章便有这样的记载说,成吉思汗的祖先“渡过腾汲思海子来到斡难河源头的不峏罕·合勒敦山前住下…”。此“腾汲思海子”即今呼伦湖。

       我国古代北方游牧狩猎民族数千年来分布、居住、生活在今蒙古高原、西伯利亚及附近地区。我国古代北方游牧狩猎诸民族所操语音基本上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与蒙古语族。

       公元十世纪左右,在呼伦湖以西地区,居住着突厥语族的游牧民,而在呼伦湖以东,则是蒙古语族的游牧民。此前,作为强大的突厥语族的突厥、回纥等部族曾长期统治过呼伦湖地区。所以呼伦湖区的地名和山、河、湖名等有许多是突厥语。但目前所存不多,只有呼伦湖的古称“腾汲思”在史书中留有了记载。

        当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建立大蒙古国时,在尊号问题上颇费一番周折,许多称号都不能令铁木真满意,最后选定用“腾汲思”(大海)来作他的尊号——腾汲思汗,即“大海汗”,“汗”意为“皇帝”、“君主”。后来转写成了“成吉思汗”。

        “腾汲思”这个突厥语词语蒙古语“达赉”(海)意义相同。成吉思汗以后,蒙古皇帝常有“大海汗”的尊号。元太宗窝阔台的称号为“大海汗”,元定宗贵由于1246年致教皇英诺森四世的国书中自称为“大海汗”,十四世纪居庸关八思巴字石刻蒙古皇帝为“大海君主、国之合罕”。

 
以上资料摘自徐占江主编的《呼伦贝尔旅游 上卷•综合篇》

点击查看更多呼伦贝尔旅游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