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  呼伦贝尔

      著名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绿波千里,一望无垠,微风过,羊群如流云飞絮,点缀其间,草原风光极为绮丽,令人心旷神怡。呼伦贝尔地域辽阔,风光绚丽。草原上,水草丰茂,河流从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

      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呼伦贝尔草原富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中国北方诸多游牧民族,因此被誉为“中国北方游牧民族成长的摇篮”。阅读全文...

旅游地图  •  呼伦贝尔

      呼伦贝尔旅游地图手绘版,标注了呼伦贝尔境内的主要旅游交通,您可以保存在您的手机或者移动终端中随时观看。这份地图每年更新一次,力求以最简洁的方式说明呼伦贝尔旅游交通,让您一目了然。

      实线部分表示柏油路面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住宿、餐饮、加油都有保障;虚线的部分道路状况相对较差,如遇雨天可能遭遇问题,出行前务必做好计划和必要准备。我公司提供呼伦贝尔全境自驾车紧急救援,您可以与我们保持沟通。阅读全文...

寻根问祖 · 呼伦贝尔

更新时间:2015-03-05 11:30  来源:呼伦贝尔旅游门户  作者:郭星辰  点击:
        旧石器时代,呼伦贝尔大地是猎人的家园。据在扎赉诺尔煤矿出土的古人类头骨化石和其他伴生物证明:在二三万年前,呼伦贝尔是古人类——扎赉诺尔人生活和栖息的故乡。扎赉诺尔人是呼伦贝尔最旱的猎人。在旧石器时代生产力非常低下的漫长时期,古人类只能依靠打猎为生。扎赉诺尔人拿着粗糙的石制武器和工具,同大自然艰苦地搏斗着,狩猎在森林和山岗;捕鱼在河流和湖泊。他们创造了呼伦贝尔灿烂的原始文化。在一方多年以前,呼伦贝尔大地是一个严寒的冰川时期,随着大批动物南迁,这里出现了一批习惯于寒冷气候的动物群——猛犸象、披毛犀及其他动物。猎人们为了生存,必须奋不顾身地去猎取他们。在扎赉诺尔遗址附近采集到的石制工具和武器,可以想像呼伦贝尔最早的猎人们的生活是何等危险和艰辛。


        由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有一个过渡阶段,考古学称之为中石器时代。它的绝对年代距今八九千年前。海拉尔松山中石器遗存极具特点,从总体特征看,石器标本具有明显的细石器旱期特征:生活在这里的扎赉诺尔人已是现代人,他们仅用手工就能把硬度极高的磁石、凝灰石、碧玉、玛瑙、砂石和玉田写质料加工成精致的细石器,并创造了复合工具——弓箭。被史学家称作人类第一次飞跃——中石器革命,使呼伦贝尔成为中石器革命的发源地之一。


        在旧石器的某一时期,古人类有了一个最伟大的发现,即火的发现,使古人类的生产力更加提高,进化的速度加快。呼伦贝尔地区经过中石器革命,从距今约七千年前开始出现文明的曙光,人类历史进入到新石器时代。这个时代,作为生产工具的石器除了打制工艺外,还发展了磨制和压制工艺。尤其是陶器的发明,是新石器时代开始的重要标志。呼伦贝尔仍处于渔猎为主的状态,牧业经济已开始出现,细石器成为一种用石髓、玛瑙、磁石等石料为原料,使用间接压制技术精心制成的细小石器工具,当时的细石器技术已经很高超。新石器时代出现了墓葬,标明古人类进入了文明社会,在呼伦贝尔草原出土的古墓葬中;随葬品极为丰富。在陈巴尔虎旗的东乌珠尔苏木和海拉尔哈克镇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墓葬中,出土了复合工具,主要有石镟、石斧、骨刀梗、弓箭等,其工艺水平之高,被专家誉为“细石器的顶峰”。尤其出土了大量的玉璧、玉环、玉片、玉斧等精美的玉器,表明文明的曙光已照耀呼伦贝尔大地;被专家称为“哈克文化”。“哈克文化”是以海拉尔区哈克镇境内发现的属于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为代表的古遗址、古墓葬而命名的,以精美的玉器、细石器、弓箭、陶器和丰富的墓葬为代表。距今四千至六千年,与仰韶、红山文化年代相当。


        自公元前200年左右(西汉时期)直至清朝,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呼伦贝尔草原以其丰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中国北方诸多的游牧民族,被誉为“中国北方游牧民族成长的历史摇篮”。东胡、匈奴、鲜卑、室韦、突厥、回纥、契丹、女真、蒙古等十几个游牧部族,或在此厉兵秣马,或在此转徙、征战、割据,创造了灿烂的游牧文化。
        公元前209年,强大起来的匈奴族征服东胡族,统一了北方草原,呼伦贝尔地区属其三部领地之一的左贤王庭辖地。这时,以狩猎为生的鲜卑族居住在被史学家称为“中国历史上一个幽静的后院”的大兴安岭深山密林中。



        公元一世纪,活动在现鄂伦春旗一带的拓跋鲜卑族“南迁大泽”(即呼伦湖),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海拉尔河、伊敏河、根河和呼伦湖一带安家落户,由狩猎业转向游牧业。在100多年的时间里,新的生产方式使他们壮大了自己的民族,取代了匈奴的统治,建立了强大的鲜卑部落联盟。并由此入主中原,建立了北魏王朝。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少数民族政权。


        在鲜卑人的余部室韦部落和回纥、突厥、黠戛斯以及辽代的契丹、金代的女真族相继征战和统治呼伦贝尔之时,蒙古诸部在呼伦贝尔悄然兴起。公元八世纪,生活在额尔古东岸的成吉思汗的先祖蒙兀室韦部迁移至斡难河、克鲁伦河、土拉河的发源地肯特山区。12世纪,当成吉思汗登上政治舞台统一蒙古草原时,又返回呼伦贝尔,在这里进行了几次大的决定性战役,消灭了政敌,打破了长期几个大部落势力均衡的局面,最后统一了蒙古高原。从此,北方草原上形成了一个具有语言、地域和文化共同性、在经济生活中有许多共同特点的民族——蒙古族。蒙古帝国建立后,实行“领户分封制”。1214年,成吉思汗将呼伦贝尔草原的大部分地区分封给他的大弟拙赤·哈撒尔(额尔古纳市黑山头古城便是他的故都),其余部分分封给他的二弟合赤温·额勒赤及外戚德薛禅家族,岭东地区分封给他的幼弟帖木歌·斡赤斤。元朝建立后,创立行省制。1288年,诸王封地纳入行省,岭西地区划入岭北行省和林路管辖,岭东划入中书省泰宁路和辽阳行省山北辽东路管辖。元亡后,成吉思汗的子孙们退守蒙古草原,先后游牧于呼伦贝尔草原的是元顺帝的后裔和成吉思汗大弟后裔,直至归附后金。


        清朝建立后,由鄂温克、达斡尔、巴尔虎蒙古、鄂伦春人组成的布特哈八旗兵、索伦八旗兵和巴尔虎八旗兵,勇猛善战,镇守着边疆,为防御沙俄入侵,保障驿站畅通,维护边疆安宁做出了贡献。


        从春秋战国时期直至清朝初期,呼伦贝尔草原孕育了中国北方的诸多少数民族。东胡、匈奴、鲜卑、室韦、突厥、回纥、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都曾在这里繁衍生息、游牧、转徙。

  17世纪40年代和18世纪30年代,蒙古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迁入呼伦贝尔盟岭东岭西地区。这一地区开始有较稳定的定居民族,之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他们携手并肩,为开发、建设和保卫祖国的北部边疆做出了重要贡献。



  全市有30多个民族,蒙古、汉、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满、回、朝鲜、锡伯、壮、俄罗斯、苗、藏、土家、柯尔克孜、侗、赫哲、羌、彝、高山、维吾尔、黎、哈萨克、纳西、白、瓦、瑶、畲、普米、布依、水族等。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这些民族先后共同居住在片美丽的土地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少数民族获得新生,多少年来希望民族平等和梦寐以求当家做主的权利得以实现。各民族财结历斗,为保卫和建设祖国的北部边疆做出了巨大贡献。

点击查看更多呼伦贝尔旅游线路